中欖國的徵婚宴會

步入初秋,河水正逐漸變得冰凍的季節。年老的中欖國國王正因為愛女剛踏入適婚年齡,一方面擔心自己不能撐到女兒出閣之日,又要求須門當戶對,更重要的是想徵一個明事理﹑敏感而能瞭解愛女的夫婿。於是國王便盛大地向鄰近的友邦發出消息,宣告為愛女徵婚之意。有意求婚者不分種族名望,盡皆歡迎駕臨該國於中秋下午。屆時將盛設宴會款待。

轉眼間到了中秋,鄰近四個友好國的東虫王子﹑南乳王子﹑西米王子﹑和北瓜王子果然領著列隊般的登門禮浩浩蕩蕩地到臨中欖國的宮庭。準備一睹中欖公主風采之餘,幸運的話更可能成就婚事與美人長廂斯守。

一場場的寒喧此起彼伏,好不容易客氣持續到傍晚,中欖公主終於出席了。

清脆的高跟鞋敲破繁囂的大廳,粉紫色的長裙搖曳地拖在地毯上。夕陽光從雲霞的隙縫中點綴著公主的儷影,仿如仙女下凡般的姿態閃亮在人群中。賓客們不論男女,都禁不住眼瞪瞪觀賞眼前這位天色美人。

國王好像捧著精緻的琉璃古玩那樣輕扶著愛女走到眾賓客前,朗聲介紹給四位候選快婿。只見四位王子彷彿還陶醉在夢中般痴痴地走上前來,國王於是讓女兒向王子們說幾句話。大夥兒立刻肅靜下來,公主羞搭搭地柔聲招乎:「大家好…」正是雷雨霹晴,公主恰巧禁不住長屁一通,宏亮而濃鬱。盡時廳堂餘響迴蕩,飄香四逸,舉坐鴉雀無聲。

瘦小的西米王子左手捏住鼻子,右手在鼻尖前一撥一撥地大叫好臭好臭!中欖國王一聽,怒紅了雙眼,公主更是羞紅渾頰。低垂著頭,水汪汪的雙眸在覆額的髮梢後閃爍,看在其它王子們眼中更覺百倍淒憐。

機警的南乳王子閒搖闊扇,擺開白袍向前一跨,徐徐辯道:「唔…(忍耐著深吸一口氣)這是何處傳來的幽香,令人如此迷醉呢?」國王聽見,破怒為喜。心想南乳王子識大體,又懂禮節,行事果斷,真是個好快婿。

東虫王子也不示弱,昂首走到眾人面前。托一托眼鏡,彬彬有禮地說:「對不起,小生美食當前,不禁垂涎。難以自制之下,方才有所失禮,為難了大家,還請多多見諒。」國王聞言,默默點頭,好一個禮貌青年,大膽敢言,更難得的是肯為公主同甘共苦,必是個好郎君。

肥胖的北瓜王子疊好剛吃完的香蕉皮,一邊束一束褲子,一邊走到國王面前,睜著圓圓的眼睛對著國王:「王上,要是梅香四季滾三絲能灑上少許紅葡蔔汁的話,必定會更香口入味。」眾人聽見,都覺北瓜王子好大的豹子膽,竟敢公言批評盛宴中的菜色。但更奇怪的是當晚好像沒有上這道菜。正當大家迷惑不解時,公主悄悄在國王耳邊耳語一陣,國王立即抉定將女兒許配給北瓜王子,認為他是最理想而附合條件的人選了。

自從北瓜王子聞出中欖公主的午餐菜色後,這對新人便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。並經常吃…

Posts Tagged with…

Write a Comment

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