小豆選禮

豆四歲生日,跑了兩家玩具反斗城,他都揀選不了要甚麼生日禮物。

他對着很多玩具都興奮地大喊「想要」,但又一直沒有堅持決定要哪一項。問他「是要這個嗎?」他就跑到另一個玩具大喊「我要這個!」

這天來到MOKO的玩具反斗城臨時店,喊了幾回「想要」後,豆對着一個超大盒建築工程玩具,有工地、幾輛工程車、升降機、旋轉滑道、鐵錘、工程小材料等等,盒子要他張開雙臂才勉強碰到盒子的兩邊。

我倆還在遲疑要否買這巨型玩意,瓜剛好過來,瞪大雙眼說:「Are you crazy buying this thing!

鏡裏那個⋯⋯就是我的樣子嗎?

搬到新家好幾個月,有一天豆忽然指着自己的眉毛,問我:「這是不是眉毛?」我才發現新居沒有能讓豆能看到自己的鏡子。於是趕緊去Ikea買一塊長身鏡,操着電鑽在浴室對出的牆上鑽洞安裝鏡子。

 昨天準備為瓜洗澡,他一邊脫衣服,一邊疑惑地看鏡子,然後指着鏡中的自己問我:「爸爸,我是不是真的長這樣?」

 我說:「除了左右對調以外,你差不多就是長這樣了。」

 「吓?」他好像聽不懂。

 「嗯,你的樣子就是這樣沒錯。」

 他噘着嘴,好像一臉不滿意似的。

 我問:「你覺得你不是這個樣子嗎?」

瓜的職業觀


早上和瓜去麥當勞吃早餐,麥記的人龍很長,但一旁McCafe的櫃位就很冷清。
 
我問瓜:「如果你以後要在麥當勞上班,你會選擇在這邊沒甚麼客人的McCafe做,還是在那邊很多客人的麥當勞?」
 
瓜想一想,才道:「McCafe。」然後很快再補一句:「不過我不想在麥當勞上班。」
 
「那麼你想在哪上班?」

工蟻的夢與醒

想起書和瓜外出買晚飯,冷風颼颼,瓜頂着外衣的連身帽,我抱着他走下山市街的長長樓梯。


「瓜,你冷嗎?」

「好冷!」他也故作顫抖地說,「這麼冷,為甚麼你還要上班?」

「哦,上班嘛,因為上班要賺錢……」冷不防兒子這麼問,一下子轉不出金錢以外的解釋。幸好也在半晌之後,馬上補得上一句:「而且爸爸希望自己的能力和專長,能為社會出一分力。」

 

工蟻葉結他

年少時,總會抱着夢想,相信世界的某部分如果是以另一種模式存在,一定會更好,總想着自己能造就這個「另一種模式」。大部分人都會花了不同的年月,去認識自己終究不是救世者、不是英雄、不是天才、不是成功人士、不是個很了不起能人所不能的人,浮浮沉沉間,原來自己是社群中的一隻工蟻。

 

維持生計都困難時,不免時時刻刻都想着錢。從來都不想兒子把金錢看得太重,扭盡六壬的回應,竟像是對自己的當頭棒喝!

 

平凡的工蟻,或許也有想要成就的夢想。那個所謂的夢想,或許很卑微,或許很可笑,或許只是一個個人的偏執。不過就像是生命中在後腦勺有一個機括被旋開了,卡達一聲,齒輪推着齒輪的聲音響起了,感官接收萬物的感受似乎有點差異。

 

冬天的冷空氣,吹得人心好冷。好不容易發現自己是一個用wordexcel來思考的生物,就試着從這裏重新出發吧。

華麗紫雀

 瓜:「爸爸,我想聽雀仔的故事。」

我:「雀仔?甚麼顏色的雀仔?」

瓜:「我想聽紫色雀仔的故事。」

我:「哦,好吧。」

 

從前有一隻紫色的雀仔,牠穿了一件紅色衫,飛了去池塘,遇上一隻青蛙。青蛙跟牠打招呼:「你好嗎紅雀?」

「甚麼紅雀?我是紫色的呢!」

「不對呀,你怎麼看都是全新紅色的,當然是紅雀了!」

「那是因為我穿了一件紅色衣服呀!你看,漂亮嗎?」

青蛙瞪大眼睛仔細地看,然後說:「不對呀,明明就是紅色的羽毛!」

「那是紅色羽毛織成的衣服,你明白嗎?」

「我明白了,紅雀你是分不清紅色和紫色吧!」

「我當然會分了!你不信我就脫下來給你看!」說完就把紅衣脫下。

青蛙馬上大叫:「嘩!你怎麼脫光光了!」

「脫光光有甚麼奇怪的,你也沒穿衣服呀。」

青蛙低頭看一看自己:「對哦!沒穿衣服真方便,去wee-wee也不用脫褲子。你看!」說完就在池塘裏wee-wee

紅雀問:「你平時都這樣wee-wee在這個池塘嗎?」

「對呀,很方便!」

「哎呀,害我還常常來這裏喝水,原來那麼髒!」

「不髒啊!我都在這裏洗澡呢。」

「你用自己的wee-wee洗澡?」

「不是呀,這裏的水很乾淨,我每天都洗幾次。你看,我皮膚多光滑!」

「唔,我還是回家了,不想留在這池塘。」

「要走了嗎?再見了!有空再來,我們一起洗澡吧!」

「唔……別客氣了,你保重吧!」

公雞的早餐

 瓜:「爸爸,我想聽公雞的故事。」

我:「哦,好吧。」

 

公雞一早起床,就想吃粟米片早餐,打開雪櫃卻發現沒鮮奶。於是就去找母牛。

公雞問:「母牛呀,我沒有鮮奶了,可以給我一點嗎?」

母牛:「可以呀,不過我只有溫熱的,沒問題嗎?」

「熱的?唔……粟米片的話還是冷的較好吃。」

「那你就放進雪櫃一陣子嘛。」

「那要等很久!我已經很餓了。沒關係,不冷就不冷,我現在就去找粟米片。」

於是公雞就去田裏找稻草人。

公雞問:「稻草人先生,可以給我兩根粟米嗎?」

稻草人沒回應。

公雞再說:「沒問題?你不說話,我就當你答應啦!」

稻草人還是動也沒動的。於是公雞就去摘了兩根粟米準備離開,忽然稻草人大叫:

「喂,你怎麼拿我的粟米?」

「咦,我看你沒說話,就想你一定是答應了,所以才拿呀!」

「這是甚麼道理?你哪有見過稻草人說話的?」

公雞想一想:「好像沒見過。可是你會說話啊!」

稻草人沒回話。

公雞說:「好啦,你沒意見我就拿走啦!謝謝你!」然後就轉身走。

「喂!別跑!」

「你不是同意了嗎?

稻草人又沒回話。

「你又不說話,又不來阻止我,一定是同恴了!」

稻草人說:「這是甚麼道理?你哪見過會動的稻草人?」

「那麼,你在田裏做甚麼?」

「嚇一下小鳥啊!他們看到我就不敢來吃農作物了。如果硬是很勇敢地來吃,那就沒辦法了。

公雞說:「哦……那我明白了!謝謝你的粟米了。」說完,公雞就帶着粟米離開。稻草人一直在後面大叫「別跑」呀「回來」的。

公雞又來到跟母牛面前,母件問:「你不是去找粟米片嗎?你這些是粟米哦。」

「粟米片就是粟米變成的啊!」

「怎麼變?」

公雞頭一側:「我也不知道……我想到了!你來幫我踩一下就行啦!」

公雞就把兩根粟米放在地上,母牛看準了,用了踩了幾下,真的扁了變成一片片,馬上再在上面擠點牛奶,然後自豪地說:「好啦!粟米片做好了!來試試看!」

公雞看着那堆東西:「唔,好噁心……我還是回去吃米算了。」

獅子愛溜冰

 瓜看完四本睡前書後說:「爸爸,我今天想聽獅子的故事。」

「獅子哦……我想想哦……」

 

有一隻獅子,經過一個小湖,把頭前伸打算照看一下自己,沒想到:「咦?怎麼沒有水?」旁邊有隻蝸牛,不經意地回應獅子:「這又不是湖,怎麼會有水?」

「哪這是甚麼?」

「這是一個好大的洞呀!」

「洞?為甚麼這裏有個好大的洞?」

「洞就是用來上廁所大便嘛。難道你要穿尿布?」

獅子馬上說:「當然不是啦,也買不到合我尺寸的尿布。」

「所以嘛,就需要有一個好大的洞,用來上廁所。」

「那麼,你都在這裏大便嗎?」

蝸牛湊過來輕聲說:「悄悄跟你說,每次我感覺到想要大便時,就會大喊『媽媽!我要大便啦!』然後就在喊的地方大便了。」

獅子很疑惑:「那你在的地方豈不就總是很臭?」

「臭了就搬家去別的地方呀!」

「搬家?那不很麻煩,又要收拾玩具、收拾衣服,很多東西要整理。」

「嘻嘻!」蝸牛自豪地解釋:「你沒看到我背上的蝸牛殼房子嗎?我整個住所就揹在背上,隨時都能很方便地搬家。」

「你的房子真好!」獅子羨慕地說:「我可以進去參觀一下嗎?」

「當然不行!你那麼大!一定進不來!」

獅子很失望,於是蝸牛建議:「其實你也可以揹着自己的家四處去呀!」

「真的嘛?我希望我的家有一個遊戲場、一個溜冰場、一個泳池……」

「啊?溜冰場很大,怎可能揹着溜冰場到處走呢?」

「不行嗎?那太可惜了。」獅子又很失望。蝸牛於是說:「來,不如我們一起去溜冰場溜冰吧」

可是獅子說「去溜冰場,那就沒得溜滑梯了。」

「那我們一起去遊樂場好了。

「去遊樂場,就沒得溜冰了。」

蝸牛想了想,只好說:「好吧,那我自己去玩了。」

「嗯,我在這裏想想我的新家要有甚麼設備。」

綿羊熱不熱

瓜:「爸爸,我想聽綿羊的故事。」

我:「哦,好似你羊毛被子的綿羊嗎?」

瓜:「嗯!」

我:「好。」

 

綿羊在草地上走啊走,遇到一隻長頸鹿,長頸鹿問:

「嘩,你身上那麼多羊毛,你很怕冷嗎?」

「不是,那是我身上長出來的毛。」

「那你不就像經常披着一張棉被那樣走來走去?那不是很熱嗎?」

牛和蝙蝠

瓜:「爸爸,我想聽牛的故事。」

我:「哦!」

 

牛在森林裏走着走着,遇見一隻蝙蝠。蝙蝠倒吊在樹枝上打呵欠,牛就問牠:

「嘩!你在樹上做甚麼?」

「唉,我想睡,但是又睡不着!」

「睡不着就別睡啦。趁陽光那麼好,起來走走嘛。」

「不是啦,我們蝙蝠都是白天睡覺的,陽光太亮了,我眼睛都睜不開。」

「那睡不着就別睡嘛。」

「不行啦,現在不睡,晚上沒精神找東西吃。」

「你肚子餓嗎?」

「現在不餓。」

「不餓就好啦,而且如果你餓的話,可以去吃草啊。」

「我才不吃草呢。」

「為甚麼?草很好吃啊!我每天都吃很多很多。」

「不要!草那麼髒,每天都被你在上面踩來踩去。」

「可是我吃完草,都睡得很好哦。你睡不着會不會是因為吃不夠草的關係?」

「吃草會睡得好一點嗎?我都沒聽說過。」

「我也沒聽過,可能沒甚麼關係。」

牛眨眨眼,然後說:

「好吧,那我去吃草啦,你也早點睡吧,晚安!」

蝙蝠瞇着眼說:「嗯,可是我睡不着……」